→ 您现在的位置: 重庆市公安局公众信息网刑事侦查刑侦动态
刑侦总队打拐民警樊劲松:让每个被拐儿童和妇女都能回家!
来自:|时间:2018年03月03日【字号: 】 【打印】 【关闭
         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拐卖案件侦查支队有个副支队长,总随身斜挎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走在马路上,时常被不认识的人当成推销员。他叫樊劲松,其实斜跨包里装着的是数据线和充电宝,保证他的手机能24小时开机,让求助的人随时能找到他,也方便他随时出差,去全国各地寻找那些被拐卖的妇女和儿童。

  2010年以来,樊劲松就是挎着这个鼓鼓囊囊的包,牵头组织并成功侦破24起部督案件,参与侦破涉拐案件300余件,抓获犯罪嫌疑人600余人,解救被拐骗拐卖妇女儿童、被强迫操纵参与犯罪的残疾人400余人。

  把“打拐”当成另一个“孩子”

  让被拐7年的母女回家

  曾经,近一米八个头的樊劲松也是个精精神神的小伙子,是足球场上利利索索的前锋。变化出现在2013年底,樊劲松因为住院治疗颈椎腰椎病,被激素给“催肥”了。医生拿着他的脊椎照片判断:这人起码在60岁以上!但事实上他当时41岁。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的变化是从2000年从事打拐工作开始的。那一年,正好儿子出生。

  樊劲松说:“儿子摔跤了,被小伙伴欺负了……我都得担心,甚至心疼。那些来报案的家长承受的是比我更大的痛苦!‘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将心比心,就是这个道理。”

  2015315日是儿子15岁生日,樊劲松却远在江苏泗阳帮刚被解救的万小红和女儿小宁买新衣服。

  原来,2008年下半年,时年27岁的万小红带着一岁多的女儿小宁去江苏扬州找做工程的丈夫陈某。可她们离开重庆三个月后,万小红的父亲万学术接到陈某电话,被告知小红母女离家出走了,一直下落不明。201538日,万学术收到一条神秘信息,说他失踪的女儿和外孙有可能在江苏泗阳的乡下。

  樊劲松获知万学术接到的这条线索后,第一时间联系到江苏警方和“宝贝回家”网站的江苏志愿者,请他们到信息上所说的地点进行核实。313日早晨,樊劲松接到了江苏民警发来的一张照片,是在当地农家院坝里的一对母女。樊劲松赶紧将照片发给万学术辨认。很快,老人就打来电话:“这就是我的女儿和外孙!”

  樊劲松立即连线江苏警方,组织对母女二人的解救。131140分,江苏警方来电:万小红母女两人已被成功解救!

  作为打拐15年的民警,那种久别盼团圆的心情,樊劲松最能体会。于是,314日,明知又要失约儿子生日派对的樊劲松,还是乘飞机赶往江苏,当他一路辗转来到被解救出来的母女面前时,已是14日晚上。

  因时间急促,母女俩没有带出任何衣物。樊劲松连忙拿出几百元钱,带她们去附近的商场买了新衣、新鞋等生活用品。

  31613点,从南京飞重庆的航班缓缓降落在江北国际机场。时隔7年,万小红和八岁的女儿小宁终于在樊劲松的护送下再次踏上家乡的土地。而这两天里,辗转赶路、办理交接、照顾护送,樊劲松几乎没有合眼。一下飞机,樊劲松又立即和“打拐办”同事一起,驱车将母女俩送往几十公里外万学术的租住地。他知道,那里有位殷殷期盼的父亲!

  31615点,万学术终于看到了女儿和外孙。看着抱在一起痛哭的万家人,樊劲松悄悄掏出手机,给妻子发了一条信息:明天给咱儿子补过生日!妻子回复:儿子已经回学校了,算了吧,有些事错过了再补也都是遗憾!

  看着这条略带埋怨的信息,樊劲松无奈地笑了。他知道,妻子其实是支持他的,儿子上学9年,自己只参加过一次家长会,还在会上因不停接打电话而被老师批评。如今,妻子的口头禅是:“谁叫你是打拐的,先管好打拐这个‘孩子’吧!”

  小宁回重庆后还面临没有户籍,无法上学的问题。“孩子不能因为寻找回来反而没学上啊!”樊劲松又开始为这个事情操心。他和市妇联联系,又给万学术目前实际居住辖区教委去函……多番努力下,小宁终于插班入了学。入学第一天,拿着樊叔叔送去的新书包和文具,小宁高兴地与他拉钩:“我们约定,我要好好读书,每学期都给您汇报好成绩!”

  “他们就像我的亲人一样,

  哪能不替其多想一点呢”

  樊劲松的手机通讯录里,有个“老谭”。老谭大名谭远周,今年53岁,彭水县人。樊劲松至今仍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老谭时的情形:200912月底的一天,老谭走进办公室,往桌子上放了一袋资料,然后把自己没有脚板的右脚抬起,“展示”给樊劲松看。他说这是自己四处寻找儿子时落下的残疾。

  老谭的儿子叫谭华夏,19956月出生,1998年在老谭打工的河北沙河市被人拐走。为了找孩子,十几年来,老谭老婆的眼睛都哭瞎了,老谭的右脚也废了。老谭还说,来报案前,他找人算了一卦,说会碰上“贵人”。而他坚信,樊劲松就是他要找的“贵人”!

  此案发案时间久远,且案件管辖权也不在重庆,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樊劲松二话没说受理了此案。他的想法很朴实:“来求助寻亲的父母,大多爱‘算命’。因为多年寻亲的失望和痛苦,他们需要一种精神寄托。我不是要当老谭的‘贵人’,但必须尽全力成全他们绝望中最后的希望。”

  樊劲松立即与案件主办地沙河刑警队联系,说案情,找思路,讨论可能的线索,研究抓捕解救方案。一次、两次、三次……樊劲松隔三差五地给沙河警方打电话,3个月联系了20余次。终于,20103月,负案在逃十余年的拐卖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归案,谭远周被拐12年的儿子谭华夏也被找到了!

  事后,老谭提了一大包饮料来到“打拐办”,非要给每位民警塞一瓶。他对樊劲松说:“别人都说你们警察是我的亲戚呢,丢了那么久、丢得那么远的娃儿都能被你们找回来啊!”樊劲松笑道:“以后让娃儿喊我一声叔,咱们就是亲戚啊!”

  樊劲松这种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戚,多得数不清。20057月,仅仅依靠一个电话线索,他远赴新疆,辗转数百公里查证,终于将15岁被拐卖的万盛女子王小凤解救回重庆;20113月,接到四川德阳王三春的一封求助信,他细心查找了一个多月,找到她离家出走、流落重庆的母亲刘洪秀;2014年国庆前夕,他又帮助被拐到重庆16年的小伙子漆将来,回到了贵州亲生父母的身边;2015年春节,原籍重庆潼南、被拐福建35年的男子黄良山,经过樊劲松和同事连续7天的工作,终于与90岁的母亲重聚;20165月,仅凭求助信上短短50个字,樊劲松打了数十个电话联系了4个地方的公安机关,为上海男子找回因误会失去联系的二姐;“吃烤鱼明白自己是从重庆被拐”的“网红被拐者”王正勇,也是在樊劲松和宝贝回家志愿者的帮助下,离家28年后终于回家了……

  这些人,对樊劲松来说,不是警情上的某些名字,“他们背后牵着一家人的喜怒哀乐”;更不是找回来就结束的任务。“找回来后、户籍更改后如何生活?离开几年甚至几十年,和养父母、亲生父母的情感如何归位……他们就像我的亲人一样,哪能不替他们多想一点点呢。”

  成功解救被拐孩子

  他觉得苦点累点都值得

  拐卖案件的嫌疑人不像暴力案件的嫌疑人那么危险,但一般隐藏得异常偏僻。樊劲松记得一次到云南抓捕几名嫌疑人,和战友们凌晨四五点从县城出发,驱车八九个小时到了乡镇,随后又开始顶着烈日步行上山。

  山路上全是小石子,一边是万丈悬崖,很多地方甚至要手脚并用,一起去的战友甚至差点就跟着鞋子掉山沟里了。等樊劲松小心翼翼攀爬到大山里的村庄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到村庄时正好遇见嫌疑人,樊劲松假装叫他坐下歇歇,还帮他拿过手中的耙子。趁嫌疑人弯腰卸背篓的那一瞬间,樊劲松一把扔了耙子,和同事将他按倒在地!带回县城后,已是次日凌晨,现场突审、办好相应手续进行关押后,樊劲松随便吃点干粮又出发了,因为还要抓捕另外的嫌疑人……

  有一次解救被拐儿童,樊劲松和战友悄悄进村,一眼就看到那个孩子独自站在村口吃冰棍。瞅住这个好机会,樊劲松抱起孩子跳上车就跑。村子里当时就追出来几十个人,有的还开着摩托车追。樊劲松飞快地把车子开出去几十里才摆脱了追赶的人。

  “我看电影《亲爱的》,解救孩子的被村子里几十号人追的场景,完全就是我们当时的情景再现!”樊劲松回忆。

  孩子就这么从村里抱出来的,没穿的没吃的,樊劲松又当爹又当妈,买吃买穿、洗澡喂奶,还要陪他做游戏……后来回重庆的火车上,孩子一直抓着他的手,谁抱也不肯!

  樊劲松的一年,往往能过出别人的“几年”来。20133月一个月时间,樊劲松同时参与侦办了3个公安部督办案件、一件市局挂牌案件,先后深入到6个区县公安机关联系指导,远赴西昌、西双版纳、内蒙古等地进行查证、追捕以及解救工作……

  所以,当听医生说他的身体已经“60岁”时,樊劲松一点不吃惊。他坦言,要说不苦是假话,累很了的时候,他坐在马路沿儿上都睡着过!但只要最后嫌疑人被成功抓获了,孩子被成功解救了,他觉得,一切都值!

  “我们送被拐的娃儿回家的时候,得知消息的乡亲们走上好几里地,放着鞭炮迎接我们,跪在地上感谢共产党,感谢政府,感谢公安民警。我觉得,还能谈什么辛苦呢?”

  愿天下无拐

  让每个被拐儿童和妇女都能回家

  现在的樊劲松,不太愿意再回忆过去的艰辛。他更愿意往前看:这不是进入互联网+时代了吗?咱们打拐警察也要与时俱进,触网!

  20131224日,以“重庆市公安局打拐办民警”的名义,樊劲松开通了名为“@回家旅程”的新浪微博,直接接受网民咨询,收集各种涉拐信息,希望通过民警的努力让每个被拐儿童和妇女都能踏上“回家旅程”。

  微博之外,樊劲松还有一大群得力的打拐“助手”,他们就是“宝贝回家”志愿者们。樊劲松密切与全国“宝贝回家“志愿者团队合作。通过互联网广泛收集被拐儿童父母、疑似被拐儿童、来历不明儿童信息,为全国被拐儿童及家长提供便捷服务,建立被拐儿童DNA采集比对绿色通道,截至201711月,全市打拐部门已帮助125名被拐15年以上的儿童回到亲生父母身边。

  近年来,我市拐卖案件逐年大幅度下降,已经成为全国拐卖案件发案最低的地方之一,这两年已经没有发生偷盗儿童贩卖的案件。这让樊劲松有那么一点点成就感,但是,他知道,这远远不够。樊劲松说:我的心愿,是天下无拐!

网上办事导航 | 招警信息 | 政府公开信箱 | 有奖举报
首页